不被老師放棄,長大後積極回饋世界:「我想成為一個利他工作者。」

不被老師放棄,長大後積極回饋世界:「我想成為一個利他工作者。」

在教育現場裡,我們經常會聽見一句口號:「不放棄任何一個孩子。」 對老師和家長來說,放棄與拯救,有時僅在一念之間,然而這小小的轉念,有時能扭轉一個孩子的一生。今天的玩伴故事裡,我們想向大家介紹一個很棒的夥伴。一個有著溫暖陽光的平日裡,接受我們邀請的增權坐在電腦前,說起小時候的故事。我們為他靦腆笑容中的力量所深深動容,在他發光的眼神中,我們清楚的看見了 「不放棄任何一個孩子」 這句話最終開花結果的樣貌。

當我幸運地成為那個沒有被放棄的孩子

在玩轉世界裡,增權是和我們一起前行,陪了許許多多孩子的資深玩伴,但在增權的世界裡,他先是一位沈穩內斂,卻充滿智慧勇氣的冒險家。

「其實我前陣子經歷創業失敗的迷惘,但我還是一直想成為一個利他工作者。」

回顧年過 30 的人生旅程,增權曾在雜誌社工作、走進基金會做兒少服務、在花蓮開民宿、現在則是重回校園研讀社會創新研究。這些跨領域又跳躍的人生經歷,看似無相關,卻都是人生每一階段的沉澱和累積,一步一腳印的選擇和結果。

離開雜誌社加入基金會,是第一個轉變的契機。基金會邀請增權加入組織時,基金會是完全沒有任何兒少經驗和背景的。面對需要開拓、試錯的巨大挑戰,增權將他視為了機會。因為走近孩子身邊、走向兒少,讓他回想起自己在國中時的經歷,回想起那曾經拉了他一把的老師。

「我小時候都不讀書,但被老師發現我很喜歡自然科學,就叫我當小老師。我一開始嚇一跳,但那個瞬間感受到的是,全世界都放棄我的時候,有一個人沒有放棄我,我就不能辜負他。」

就像把聚光燈打在了一個躲在角落的孩子身上,迎接他的不是責罵和失望,而是信任與光芒。發生在國中的這段小故事深深烙印在了增權心中,使他開始走向教育現場,開始想成為那個「拉誰一把」的大人。回想起在基金會工作的日子,增權除了開拓許多專案與事業外,更多的,卻是看到一個又一個和他相似的孩子。

「我當時看教育現場,就覺得很心疼。其實很多孩子也都沒有我當年糟,卻很輕易地就被大人貼了標籤說哪裡哪裡不行。這些孩子沒有我當年那樣的幸運,能遇到對的人給予協助和陪伴。」

熄滅孩子的,是過多的期待與功利主義

談起在基金會時遇見的那些孩子,增權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心疼。聊到這些被放棄,或是差點被放棄的孩子時,我們回想玩轉自己在營隊時,看到的許多的親子互動。在營隊時閃閃發亮的孩子,只要到了最後一天的親師分享會,就會開始變得安靜又扭捏,那些自信和閃光點,在一瞬間通通被隱藏了起來。

「我覺得大人給孩子好多的限制。你必須符合框架前進才叫發亮、你必須做什麼才對未來有用。所有的事情都先決定有沒有用、或是能獲得多少分數。」

增權對此有深深的感觸,他覺得大多孩子的光芒,都是被這些「有沒有用」的功利主義給澆熄的。連帶也讓孩子開始失去信心,或是逐漸出現「會被大人放棄」的行為表現。而他在基金會時,能為孩子做的,就是多鼓勵孩子嘗試,多看見孩子身上獨一無二的優點,再好好鼓勵他們,讓這些孩子知道,他們也很好。

帶著教育的經歷,離開基金會後增權開始了創業之旅,在花蓮開起了民宿。民宿經營之餘,他也不忘走近孩子,經常去花蓮的五味屋和孩子互動。增權說,五味屋的老師會幫助孩子重新找回光芒,例如讓年紀小的孩子端咖啡給客人,並誇獎孩子們。這些被阿公阿嬤從小罵到大的孩子,生命中少有這種被賦予任務、完成任務並收到誇獎的經歷,他看見這些點點滴滴所帶來的成就感,慢慢內化成孩子的自信心,並使孩子開始願意嘗試各種事情。

「所以創業那段時間我遇到玩轉和玩伴,就很認同這件事:真正去欣賞孩子。」順著誇獎孩子這個話題,我們開始聊起了增權認識玩轉,加入玩伴的旅程。

生命影響生命,但生命沒有義務陪伴生命

在基金會和五味屋的經歷,讓增權對教育及怎麼陪伴孩子,有了自己認同的價值與期待。遇見玩轉和加入營隊當玩伴後,增權借用玩轉的機會開始認識、看見了更多不同的孩子,也開啟了增權對「助人工作」的更多想像。

其中一次令增權印象最深刻的,是在營隊時遇到的一對小冤家。奇奇在團隊中是個穩定成熟的孩子,在團隊進行討論時,他經常被調皮搗蛋的小毅氣得不輕。但增權看到奇奇每一次在生氣時,都會跑去旁邊角落自己冷靜。後來和孩子聊天,才知道孩子從小在外國長大,有著和一般孩子不同的生命歷程。

這樣的互動持續到了第五天,奇奇終於再也無法壓抑情緒,最終氣的大哭大吼,甚至想揍小毅。看到自己弄哭了成熟的奇奇,小毅也慌張地想和奇奇道歉,但直到最後甚至家長都來了,奇奇也無法原諒小毅,這件事就這樣落了幕。

「我覺得這歷程對這兩個孩子來說,都是珍貴的。奇奇媽媽甚至都說,他從來沒看過孩子哭成這樣,但我就和媽媽說,讓這些孩子知道自己在意什麼,和堅持己見也可能會傷害到別人,對孩子來說都是很棒的禮物。」

聽起來是個壞結局的故事,在增權這裡,卻也有美好的一面。許多人擔任玩伴的時候,經常擔心無法幫助孩子調節紛爭,或是很無助自己無法幫忙孩子。畢竟即使是爸媽,也不是每一次都能平心靜氣地面對孩子的爭吵、悲傷、沮喪。但對增權來說,因為過往累積的生命經驗足夠豐富,心態上也比較穩定,可以更坦然、自在地面對這些衝突現場。

「其實我覺得就是佛渡有緣人,我本身很認同生命影響生命這件事,但生命沒有義務陪伴生命到底。」

在人生的某些時候總會遇見某些人,即使想伸手拉對方一把,但或許緣份不到,或是對方還沒準備好接受幫忙,這時即便盡力了,也不見得能盡如人意。增權微笑著說,那就放手吧,祝福孩子能夠在未來的生命裡,找到另一個可以陪伴他的人。

尊重,就能為孩子創造探索人生的機會

除了奇奇和小毅,增權也一再一再的回來玩轉當玩伴,繼續用他溫暖穩定的力量,迎接一個又一個不同的孩子。我們對此也很好奇,走過豐富歷程的增權,為什麼會持續選擇我們,一起用「玩轉」的方式陪伴孩子。

「我覺得玩轉最棒的地方,就是尊重每個孩子的不同吧。」

增權談起自己以前辦活動時,面對孩子時的心態,他說一般給孩子的活動都會為孩子設定目標,期待在活動裡孩子能夠達成目標。但玩轉的核心精神「沒有不行」就挑戰了這樣的價值觀。這裡允許所有可能,可以發動戰爭、可以和夥伴吵架、可以去實踐各種天馬行空,也可以好好的讓孩子呈現自我。這樣的空間為孩子撐起了一片天空,而這件事在增權的視角裡,有了這樣的詮釋:

「這些營隊就像一顆種子,種下去前不知道會開出什麼樣的花,因為每個孩子都不同,所以每次都能開出不同的花結不同的果,這會讓我期待又能看見孩子什麼樣的不同面貌。」

我們有時會被家長問到,在營隊遊戲裡,你們真的就讓孩子投射原子彈嗎?不是應該教他傷害別人是不對的嗎?其實仔細地傾聽和了解孩子想法時,往往會發現他們有著「守護自己國家」、「他們剛欺負我們的國防部長」這樣可愛又帶著一些善良的原因。然而發射砲彈終究是毀滅性的舉動,在和孩子討論利弊後,如果他仍然想發射,我們會尊重孩子的決定。

但發射後的結果,我們也會讓孩子自己承擔,不論是自己國家的家破人亡,還是收到其他國家孩子的抱怨和憤怒。孩子需要學習如何面對自然後果,包括自己與他人的眼淚。我們和增權,和無數的玩伴,想為孩子撐起的正是這樣的空間。他們的想法能夠被聽見、想法能夠去落實,也有人在他們需要承受沈重後果時,能溫暖的陪他們一起面對。

以善意遇見善意,許一個充滿良善的未來

玩轉這些年時,我們總能在全台灣搜集到一群很在意「人」的夥伴。他們在乎自己能幫上別人什麼忙、在意別人是否能因為自己而有些收穫。玩轉幸運的認識了這些可愛又善良的人們,在他們的眼神中,我們能看見「善意」最純真的樣貌:真誠付出,不求回報。

增權的人生旅程還在繼續,他依然是冒險家,一邊拿玩轉的案例做著社會創新研究,一邊持續用自己的力量幫助他人和孩子。他笑著說,我在玩轉和孩子身上獲得了很多,所以我才想盡我所能為大家做得更多。

「你們的理念和我很接近,但我自己氣候還不夠,所以能幫上一點忙,也會讓我感到與有榮焉。能幫上你們,對我來說也像是多一些準備,因為我自己就很關心教育議題。」

聽著增權說著這樣感動又有力量的話語,這次的訪問也走到了尾聲。我們是幸運的,孩子更是幸運的,遇見願意真誠守護孩子的人。但這也更讓我們相信,真誠與良善的世界,是能夠靠生命影響生命,一點一滴實現的。或許還遙遠,但我們和增權,和許多玩伴們正一起相信,良善世代可能到來,只要我們持續努力著,相信著。

覺得這篇文章怎麼樣?

停留在星星點擊上就可以評分囉!

平均評分 0 / 5. 票數 0

目前還沒有人評分,成為第一個投票的人!

謝謝評分,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有幫助

可以點擊右方按鈕訂閱我們的電子報喔!

很遺憾這篇文章沒有幫上你的忙...

哪部分不好,給我們一些意見吧!

告訴我們可以如何產出更有幫助的內容

Picture of 玩轉學校編輯團

玩轉學校編輯團

玩轉學校是台灣創新教育社企,致力於培養孩子,成為內心強大且良善的世代,期盼突破現行教育體制的限制,實現創新教育的新可能。

我們獲選為親子天下教育 20+ 國家代表隊與 B 型企業的認證。我們相信,教育不應只追求個人成就,而是與社會的共好,希望培養孩子成為內心強大且良善的世代,並為世界帶來正面影響!